图片 | 视频
蔡长海:“老军工”的报国情怀
2019年04月10日 10:30 襄阳党建网 点击量:
【字号: 】【打印】【发表评论

  二十多年的坚持和付出,湖北江华机械有限公司科研所所长蔡长海投身军工事业,共获得17项国防发明专利,主持完成4种武器装备的设计,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每年为公司创效益5000多万元。他先后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湖北省劳动模范、省国防工业系统先进工作者、国家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荣誉,2018年当选为湖北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

蔡长海(左前一)在定型试验靶场测量射击精度 

  勇挑大梁敢担当

  1991年7月,蔡长海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电工程专业毕业,分配进入江华机械厂工作,这一干就是28年。

  90年代中期,江华机械厂面对市场竞争压力,企业一度陷入困境,工资发不下来,人才大量流失。个人前途未卜,蔡长海也曾彷徨犹豫过,想要远走高飞。但在老一辈军工报国精神的感召下,他坚定了矢志军工事业、潜心科研的初心。

  1995年,蔡长海调入江华厂科研所,接手某型外贸霰弹枪改型研发设计任务。他在干中学,在学中干,虚心向老同志请教,不断加深对枪械设计和加工制造方面的理解。当时几千支枪的零部件已生产完成,外商却提出要在原有枪型基础上增加弹匣空仓挂机机构要求,适应国外市场销售。如果重新设计加工,原有的几个主要零部件将面临报废,会给工厂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面对这个难题,在当时还没有计算机立体绘图技术情况下,蔡长海潜心研究,利用透明晒图纸模拟机构运动动作,终于创造出了“按钮式枪械弹匣定位装置”专利技术,实现该型霰弹枪研发与生产销售双突破。

  2004年9月,国产某新型单兵作战武器系统下挂榴弹发射器工程化研制正式在江华厂立项启动,要求设计两种型号的枪挂榴弹发射器,适配部队装备的两种型号步枪。

  “各项指标不低于国际同类武器标准,且重量指标还要降低20%。同时两型发射器零部件要尽量保证通用性,降低生产成本。”蔡长海牢记这个目标,开启艰难的研发之路。

  为保证装备使用的安全性,蔡长海不断改进优化设计图纸,对发射器中的微小部件改进与性能优化达几十处之多,最终掌握了“五重保险”安全技术,获得专家认可。

  设计定型后,蔡长海又带领研发团队,到零下30多度的冰天雪地、漫天风沙的沙漠地区和酷热潮湿的边防海岛,进行各种严酷自然条件下的部队试用鉴定试验,记录试验过程武器的各种使用状态和试验数据,对武器性能进行综合测试和改进。

  2009年9月,两型榴弹发射器终于通过军方定型审查并批量列装部队,一举结束了我军缺少杀伤枪挂榴弹发射器的历史。2016年,该项目荣获国防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获三项国防发明专利。

  2012年,蔡长海团队着手研制某型多发防暴榴弹发射器。经过一次次在靶场、办公室、试制车间穿梭,一轮轮的试验、检测,这款发射器从立项、产品设计、技术鉴定、生产条件检查到通过质量评审,仅用了一年时间,创造了枪械研发的“江华速度”。

  2018年7月,蔡长海带队参加国家新型枪挂杀伤榴弹发射器实物比测竞标,与央企“大咖”同场竞争。地处科尔沁草原的国家靶场,北方草原早上八点多气温一变热就起风,最大射程试验要抢在起风前做完试验。清晨5点多,蔡长海就赶到试验场,准备好试验器材。而百米立靶精度要求三家参试单位在同一气象条件下轮换交替试验,从早到晚不间断开展试验,夏天草原上紫外线特别强烈,为得到最准确详实的试验数据,尽快完成试验,蔡长海顶着白花花的大太阳在靶板和射击点之间迅速来回奔跑,仔细观察每一次弹道的轨迹,记录各种数据及试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全然不顾暴露在外的皮肤晒脱了皮。

  功夫不负有心人,持续了2 个多月的竞标试验,蔡长海和他的团队取得竞标总成绩排名第一。

蔡长海(左前一)向国家轻武器专家介绍产品情况

  精益求精求创新

  “为一克而奋斗!”蔡长海经常这样要求团队。在发射器研制过程中,装备每减重一克,战士就可多带一克弹药,也就多了一份生存机会。

  为解决减重和零件结构强度这一设计难题,实现减重与结构全寿命强度的匹配,蔡长海进行了大量的方案功能设计,通过计算机软件辅助受力分析和大量的强度增长验证试验积累,比较圆满解决了发射器的重量达标,比国外同类产品减重30%,作战指标大幅提高。

  另一个难题就是挂装接口强度、减重、与步枪挂装位置、发射器重心位置等综合参数匹配对挂装后步枪精度的影响。2007年7月,蔡长海一边在本厂进行装备强度寿命验证试验,一边到当时全国最热的外省步枪生产厂家,联合开展了三个月的技术攻关。他们同步与步枪厂家技术人员一道,进行外靶场100米精度射击试验,分析试验数据,商讨改进解决方案。共设计20多套发射器接口,10多套步枪接口,组织了50多套匹配接口生产加工和大量的实弹射击测试,终于找到最佳设计方案,发射器满足规定重量的同时,还保证了武器系统的强度和精度。

  2008年7月,蔡长海团队来到南方某无人区海岛进行热、海区试验场。洋流涌动过程激起的细沙进入发射器内沉积,就可能影响机构动作。为跟踪掌握第一手试验数据,蔡长海顶着烈日,跟战士们一起进行武装泅渡试验,实地了解武器的使用状态,随时观察细沙在枪内沉积状态。他通过一次次的修改设计,增加了排沙槽,解决了武器的容沙、排沙问题及耐海水腐蚀性问题。当试验结束回到单位,人晒得黝黑,也瘦了十多斤。

蔡长海对公司生产员工进行新产品工艺培训

  无怨无悔乐奉献

  熟悉蔡长海的同事们都知道,他家里出差的旅行箱时刻是准备好的,“开会、外场试验和项目对外联系,出差是家常便饭”。

  蔡长海觉得亏欠最多的是家庭和孩子。2008年,蔡长海的孩子刚上初中。恰逢榴弹发射器进入国家靶场试验,一呆就是半年,孩子学习耽误不起,蔡长海在临行前买了一套初一的家庭作业,又买了几张电话IC卡,通过电话为孩子辅导学习。对于妻子,蔡长海满怀感激,年青时该有的陪伴他几乎都在外头跑,家中的大事小事没让他操过心。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蔡长海加班熬夜成了常态。为了工作方便,一家人还是居住在厂区50多平米的老房子里。

  蔡长海常说“干军工这一行,没有奉献精神不行,没有担当精神更不行”。

  在外行人看来,实弹射击特别刺激,可对蔡长海他们就是一种折磨。在进行高低温寿命试验考核时,两种型号发射器五百多发左右试验弹得在一天内完成射击。由于榴弹后座力很大,每人一天内顶多承受一百发左右实弹射击冲击。为掌握第一手试验数据,蔡长海也全程参与试验,团队三个成员“歇人不歇枪”不间断进行射击试验。高温试验室内50℃,加上枪支射击发烫,得穿厚夹克、带厚手套,每次试验都浑身湿透。低温试验室零下49℃,虽穿着厚厚的防寒试验服,但为了掌握第一手试验数据,仍带着薄手套,为了便于观察,面部防护也时常取下。试验结束后,团队成员个个的肩膀都被后坐力顶的发紫,手抖的筷子都拿不了,满鼻子的硝烟,很久了都还觉得耳边还有射击声。

  在考核榴弹最大射程落弹点散布精度时,高速飞行的试验砂弹落地时常钻入地下或蹭地后跳的很远,但每组十发必须在同一条件下连续观测到第一落点,否则本组试验无效。蔡长海总是尽可能站在距最大射程处离落弹点最近的位置,观察标记每发榴弹的第一落点。试验弹终点动能很大,危险性不言而喻。

蔡长海(右一)在公司某型号产品庆功会上

  (来源:通讯员 向晨琛 骆卫阳 编辑:李云飞)

[ 信息来源:襄阳党建网   作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投稿中心


版权所有:中共襄阳市委组织部 2015—2020
地址:襄阳市荆州街73号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1681-8566
投稿邮箱:xysdjzx@126.com 传真:0710-3522353
鄂ICP备05010766号-1 |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鄂公网安备 42060202000065号